热烈祝贺大鹏公司连续中标千万工程

     本公司专业设计、生产、施工钢结构工程、网架工程、高速公路收费站、加油站及收费亭工程。

   诚聘:一级建造师、二级建造师各10名。

  诚寻:合作合资、共同发展

外汇转换 出行参考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八一八被腾讯举报的
独家|八一八被腾讯举报的人和事
   添加时间:[2015-7-10]  源于: 人气指数:1340

7月9日晚间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春宁于6月22日被深圳警方带走。

刘春宁2013年8月入职阿里,分管数字娱乐事业部,现兼任阿里影业执行董事。

阿里游戏解散或与刘春宁有直接关系

消息一出,小官的朋友圈被刘春宁刷屏了。有线人向小官爆料,“原来阿里数娱和腾讯出来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很差,我有朋友以前阿里数娱的,提到他都没好话,特别会利用上下级关系,往上爬,贪钱。还坑了好多手游CP(内容生产者),暖暖就是其中一款,发行没量,阿里游戏做不下去了做不下去才改家庭娱乐。”

据悉刘春宁入职阿里一年多后,就低调解散了阿里游戏。以下是阿里内部员工在阿里游戏解散前的感慨:

紧接着UC副总裁林永颂突然宣布,阿里游戏已全面转型家庭娱乐,手机游戏业务转移至UC九游。在九游2015年度战略发布会后的媒体采访上,林永颂宣布了这一消息。他表示,这段时间以来,很多业务已经发生转移,但对结束的时间却并未能给出准确的回应。谈及未来业务的对外分成比例,林永颂公布其为五五分成。这有别于此前阿里巴巴针对手游2:8、阿里巴巴占20%的分成比例。事实上,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刘春宁曾将这一比例认为是阿里巴巴全力支持产业的重要举措。

据阿里游戏内部人士透露,阿里游戏在手游业务上的窘境除了与相关业务人员能力不足和定位反复有关外,还与阿里巴巴集团内部其他业务线的配合不足有直接关系。

尽管林永颂表示,调整不能代表阿里巴巴在手游的失败,但从当时的结果来看,阿里巴巴在手游上的设想已全线崩溃。

谁在举报?前东家腾讯!

据悉,刘春宁此前在腾讯工作十年,2005年曾担任腾讯公司战略发展部总经理,协助公司最高领导进行公司中长期战略规划的制定和管理执行以及公司各部门业务工作和资源协调,并为公司培养后备高端管理人才。此后,刘春宁还曾担任马化腾总裁助理等职,被视为马化腾昔日爱将与心腹,但后跳槽去了竞争对手阿里巴巴谋职,出任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专注游戏、视频和音乐等互动娱乐业务。用马化腾的昔日爱将来当咬腾讯的先锋,马云这招够狠。

据搜狐IT作者开八爆料,阿里巴巴于当时批量地开始向腾讯挖人,而且开出的价码、条件、自由度都要高于腾讯。

线报透露,事实上在刘春宁离开腾讯之前,腾讯就一直在内审其负责的视频业务。查出的结果是:刘春宁此前在腾讯期间,就与自己的“影子公司”有业务来往,据说是视频版权签约之类。在刘春宁即将离任前,还签了个2000万的合同。据说,腾讯与刘春宁谈过,要么把钱还回来,要么起诉。

所以,腾讯才一怒为高管,必须先下手为强起诉高管,并开出了天价-拿刘春宁开刀索赔1亿元。这么做的目的在于震慑其他高管,别想着去跳了,即便跳,去哪里也不能阿里!还有,这也是做给阿里看的,你还敢挖人不?

犹想当年,马云和马化腾曾经关系良好,一起投资,一起混圈子。

据知情人士透露,刘春宁被带走是涉及其就职腾讯期间的商业贿赂,起因是源自腾讯方面的举报。小官八了一下发现,6月23日,也就是刘春宁被带走后一天,腾讯就曾公布一则视频员工严重违规公告:

6月23日,腾讯公司通报了一起严重违规事件。调查显示,多名在线视频相关业务员工存在贪污受贿行为,触犯了公司“高压线”并涉嫌违法。目前公司已向警方报案,正等待处理结果。

在去年一次常规内部审计过程中,公司发现前两年的视频内容采购过程存在疑点,随即报案。公安机关侦查后认为涉及贪腐,当事员工勾结视频供应商抬高采购价,从中大肆渔利。从2014年开始,先后已有5、6名涉事(前)员工被警方逮捕,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根据公司的高压线制度,腾讯对“收受贿赂或回扣的行为、“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的行为”、“与公司存在利益冲突或关联交易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等都有严格要求,形成了公司人人皆知的高压线。违者轻则解除劳动关系,重则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今年4月,腾讯公司就曾内部通报了四起违反“腾讯高压线”的事件,其中两起便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移送到公安机关处理。腾讯反舞弊团队收到举报并调查证实,公司一名员工收受西安一家代理商贿赂,共计人民币数十万元。这名员工随即被解除了劳动关系,并已被公安机关刑拘,行贿方和外部犯罪嫌疑人也被警方抓获。南山区人民检察院已经对收受代理商贿赂的员工批准逮捕。

腾讯公司重申,高压线是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线。长期以来,公司已经形成了“正直”的工作环境,绝大部分员工保持积极阳光的工作心态,并用自身的行动坚守腾讯文化,传递“正能量”。但仍有极少数人触犯“腾讯高压线”,甚至触犯法律,损害了公司的形象和利益,伤害了客户及合作伙伴对腾讯的信任。

从去年开始,腾讯公司内部已对全体员工进一步强化普及由HR、内审、企业文化部共同制定的《员工阳光行为准则》,对员工行为指引做了更具体的要求,重点对高压线进行升级。员工个人行为一旦触及高压线,无论事后是否转岗、离职,均一律诉诸法律处理,绝不姑息。同时,公司也会密切配合警方打击犯罪,抓捕涉案的外部人员。

实际上,天蝎座老板Pony马有着天蝎座有仇必报的天性,史上被“追杀”的岂止刘春宁一个。下面让小官为大家开扒腾讯那些年起诉过的人和事吧~(自带独家分割线~)

一个月前的6月16日,前快播CEO王欣即将受审之际,王欣太太开通新浪微博,回忆与王欣创业的点点滴滴,在微博上引发20万粉丝的关注而被封为“国民嫂子”。而网友唏嘘声未落,6月22日,前腾讯总裁助理、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又再度被腾讯举报,被深圳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据传理由是以刘春宁涉嫌在腾讯工作期间,涉嫌受贿。

于是,在腾讯举报和起诉的名单上,又添了一个名字,而且是曾经和马化腾最亲近的名字。

公开资料显示,刘春宁是腾讯任职达十年的老员工,也是马化腾的昔日爱将与心腹,此前已于2013年7月初正式从腾讯离职,为何在时隔两年之后,腾讯突然就刘春宁在腾讯工作期间的事宜发起举报,案情尚在扑朔迷离中,而此前,坊间一直有腾讯下对刘春宁“江湖追杀令”的说法。

从珊瑚虫开发者陈寿福、快播ceo王欣,到刘春宁,让我们细数下那些年被腾讯举报和起诉的名字……

年轻的网民可能已经不记得珊瑚虫这个名字了。

2007年8月,北京理工大学计算中心教室陈寿福“毫无征兆“地被深圳警方带走,他也是珊瑚虫QQ的开发者,随后被深圳南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根据《新世纪周刊》(后更名“财新周刊”)的报道,对于陈寿福被深圳公安局羁押一事,腾讯公司方面的回应是:“对于这件事,腾讯公司应该是报了案的,不过公安机关怎么执行,并不是我们掌控了的。”

在不少网友看来,2000年珊瑚虫QQ诞生伊始,也是腾讯初创阶段,珊瑚虫QQ等第三方软件为腾讯了带来大量的注册用户,腾讯也对其采取了默许的态度,2005年,陈寿福还受腾讯之邀,参加了“QQ2005正式版新品发布会”

而随着腾讯“大局已定”,与珊瑚虫的“蜜月期”也就此结束。而且珊瑚虫QQ的探索IP、去除了QQ的广告功能,愈发影响到腾讯广告主的利益,这也是腾讯痛下狠手,把陈寿福送上法庭的主要原因。

其间该案在深圳南山区法院3次开庭审理,期间法院曾收到五位知识产权界和刑法界专家研讨后得出的法律意见,“陈寿福不构成侵犯著作权“。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就多次呼吁,珊瑚虫只是民事侵权而刑事犯罪,不至于因此入狱。

2008年11月,陈寿福被深圳南山区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处罚金120万元,同时追缴其违法所得总计117万元,罚款金额达237万人民币。

2010年3月,陈寿福刑满(soff)出狱,再度开始创业,是不是像歌词中说的,“我们要互相亏欠”就不得而知了。

2014年5月30日,北京海淀区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快播创始人王欣。时隔一年后,近日,又传出消息,快播公司及王欣等涉嫌犯罪的案件将于近日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快播一案再度成为风口浪尖上的焦点。

6月16日,前快播CEO王欣即将受审之际,王欣太太开通新浪微博,回忆与王欣创业的点点滴滴,在微博上引发20万粉丝的关注而被封为“国民嫂子”,网友纷纷留言声援,“嫂子留下你的支付宝账号!”

而对于举报“快播“,腾讯方面并不否认自己”带头大哥“的地位,理由是因为其“盗版”。在今年两会期间,马化腾谈到快播风波也曾表示,“盗版就要投诉”,而且“对立面的一些盗版的音乐、影视,投诉了,作为平台管理方会进行维护清理。”

星座这件事情到底应该不应该信,反正在刘春宁这件事上,我是信了!

公开资料显示,刘春宁是腾讯任职达十年的老员工,也是马化腾的昔日爱将与心腹,除了腾讯总裁助理、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还曾担任被任命为腾讯公司战略发展部总经理,任务是“协助公司最高领导进行公司中长期战略规划的制定和管理执行以及公司各部门业务工作和资源协调,为最高领导提供必要的业务咨询和支持;并为公司培养后备高端管理人才。“

虽然,离2013年7月腾讯正式宣布刘春宁离职,距今已经两年时间,但在这两年时间内,坊间腾讯下对刘春宁“江湖追杀令”的消息一直不绝于耳。

首先的一招是,“净身出户”。据了解,腾讯方面已就竞业禁止问题,在深圳南山区法院对刘春宁提起民事诉讼,并向其追讨在腾讯就职10年的全部股权收益,高达数千万人民币,此举几乎可以说是让刘“净身出户”。

2014年底,深圳南山区的一审判决支持了腾讯这一主张,这也被视为”互联网竞业禁止协议索赔第一案“。

而在刘春宁在民事法庭上诉的同时,腾讯又在发动“大杀招”,2015年端午刘春宁被以刑事罪名采取强制措施,虽然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实际上,这还是延续了腾讯当年对珊瑚虫陈寿福的“两手都硬“的原则,刑事手段、民事追讨双管齐下。


[打印此页]  [返回上一页]
 
Copy right © 版权所有 江苏盐城市大鹏交通电力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盐城市射阳县城双拥路128号 E-mail:2323513@163.com  
技术支持:浪潮科技